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澳门总统官网赌场-随笔 > 详细内容
家乡的印记
来源:朔州晚报 作者:王秀花2021-08-27 11:15:29
浏览字号:
0

我想,家乡在每个人的脑海里都有一席之地,尤其是像我这种:童年、少年、青年都在一个地方度过的人来说,家乡的意义就更为亲切。家乡的印记在我的脑海里真的是永生难以磨灭。

我的家乡是一片空阔的川地,没有起伏的群山,只有几条清清的小河。说是小河,是儿时的我们认为,其实就是几个水库而已。然而,它也有“春来江水绿如蓝”的景致。春天来临,一阵微风轻轻地拂过,镜子一样的水面泛起阵阵涟漪,那绿中带蓝的水越发显得幽深、清澈而深不见底,止不住的让你驻足、凝望、浮想连连……

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,河水早早就结了冰。傍晚放学的铃声一响,我们就拎着书包朝河边跑。家住河边的,通常是把书包放回家再到冰面上,离家远的同学是干脆不回家,直接到冰上玩。啊!那可真是个热闹的场面呀,一点也不比现在的游乐场逊色。女孩子们三三两两,手挽手,或蹲着滑或站着滑,男孩子们大都是坐在滑车上滑。他们自制滑车,找两根尺数长拳头粗的木棒,劈砍成同样长短的长方形状,再在它下面分别钉上两根稍短点的硬铁丝,这就是车腿,然后在上面钉上几片平整的木板,弄成一个小板凳的形状,这样滑车算是制好了。光有滑车是不够的,还要再制一个滑锥,就是类似于改锥一样的工具,准备好这两样才算大功告成。玩时两腿弯曲跪在滑车上面,两手分别握着滑锥,使劲向身体两侧后方的冰面一扎,同时整个身子向前一挺,靠着这股子力气和惯性,滑车就能遛出好远好远……他们个个滑法多样,滑技精湛,小小的滑车穿梭于男女童之间,那股子兴奋劲和自豪感是明显地挂在小脸上的。有时侯,滑得忘情了,几辆车撞在一起,嘭的一声,好几个人同时倒地,滑车却兀自地滑出好远,这时是没人追究“肇事”者的,他们迫不及待要做的事是赶紧爬起来找回自己的车子继续滑……孩子们叫啊笑啊,没人在乎沾在裤子上的冰屑,也顾不上冻得通红的小手。夜幕降临了,河面上一片模糊,孩子们恋恋不舍地提着滑车回家了。我记得那片冰面每到过年的时候,就有好几处会形成坡度,这个天然的“滑梯”就是我和闺蜜们的天堂。年三十这一天,我们各自穿上花红五绿的新衣服,头戴“华灯牌”大红毛头巾,相约来到这儿。然后在坡度最高的冰面上一长溜排开依次蹲下,前面的带路,后面的紧抓前一个人的衣服,顺势往下滑。有时整个队伍都摔倒了,我们哈哈大笑着,拍拍新衣上的冰屑,立刻往上跑进行第二次滑行……我们乐此不疲,大年那天的整个上午时光我们往往都会在那儿度过,家乡的冰面上空啊,久久地回荡着我们欢快的笑声……

夏天的小河边是另一番情趣。炎热的中午,吃过午饭,会游泳的、不会游泳的男孩子们三三两两朝河边走,一个猛子扎下去,那份惬意啊,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享受不到的。我们女孩子们则故意搜寻了家里人的脏衣服拿到河边去洗,因为我们讨厌午睡,洗衣是个借口,我们一边洗,一边玩,小脚丫拍打起的水花溅得我们满脸满头,我们一个个眉开眼笑……有时候我感到脚上一阵刺痛,急忙从水中抬出脚,啊!一只黄褐色的“吸蝗”正爬在我脚面上尽情地吸着血,下意识的一声尖叫,我使劲地甩着脚丫,一阵折腾,那个可恶的家伙也不知被甩到了哪里。从此我嬉水时心有余悸,都不敢长时间把脚伸进水中了,以至于在以后的岁月中,我偶尔就会梦到又被那个东西吸住了脚,醒来总感觉一阵怅然……

黄昏的河面上啊,也有最美的景致,夕阳的余辉透过岸边的树隙洒落下来,河面上闪着点点金光,细细的水纹随着微风一漾一漾,令人心旷神怡……这时我常约上闺蜜老三一同沿着水边漫步。我们边走边聊着体己的话,那种惬意、闲适、无忧无虑的心境,在我成年后都很少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了!我们走着走着,眼尖的老三就发现了水边躺着一颗新鲜的鸡蛋,我俩欣喜若狂地奔过去,以至于在后来散步时,惹得我总止不住两眼逡巡水边,可那样的幸运事再不曾发生过。

有时候大雨即将倾盆,我们也并不急着回家,看下雨前的情景比急着回家要有趣得多了。豆大的雨点三三两两地掉下来,水面上形成无数个圆圈,大圆套着小圆,层层扩散,整个水面就像是一面花团锦簇的被面。忽然,一团白光在眼前倏地一闪就消失了,啊呀!是一条小鱼!这时我们啥也顾不上了,两眼紧盯着那个地方,唯恐又一条鱼跃起时错过了,就在我们盯得两眼发酸时,不远处又有一团白光闪了一下,害得两眼应接不暇、顾此失彼。这时大雨哗哗地下起来,我们不得不一步三回头地朝家跑去。

直到如今,这条小河都是我梦中的常客。在梦境里,总是有人在追赶我,我着急地朝河边跑去,一个猛子扎进水中潜伏起来。有时候竟是追我的人在河东边搜寻,我憋着气潜藏在河西边,总之,我只要跳进水中就会平安无事……啊,家乡的小河呀,她就像是我的母亲,总会用她那宽厚的胸怀保护我,容纳我,无论是在心里还是在梦境里,她都是我永久地依靠,永久的港湾,我内心深处永远的温暖之地。

父母早逝,家乡虽也有几房远亲,但毕竟人去屋空,我又是极易伤感之人,怕自己平添忧伤,所以有十多年未回去,但是,家乡的小河和我已逝的母亲一样,没有一刻离开过我的脑海,她们将永远印记在我的心里!

 

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

责任编辑:李珍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